艺苑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艺苑

关于茶的思念

捱过了夏日酷热里的焦灼,却没能躲掉清秋里淡淡的的思念。这种思念不似每天早晨必备的那碗白米粥,成不了习惯,也来不了复制粘贴,但却总能在不经意间让你心头一热,鼻子发酸!

思念似茶,于我而言,一杯飘着清香的热茶常常会给我来个措手不及,特别是在这种临近中秋的日子里,它仿佛一下子把我带回了那片绿油油的茶园,还有陪伴了我整个童年的阵阵茶香。

恍惚间我似乎又见到了泡茶前总不忘烤一烤茶叶,掂一掂茶壶的爷爷,他总是笑着说:“什么时候往里加水的学问可大着呢!”。亦或者是搬着板凳坐在门前的奶奶,她偶尔会发现手上的茶杯里立着一根细细的茶树枝,然后就很兴奋的念叨着:“这是有亲人回家的预兆呢!你猜是你爸妈还是你大伯呢”。那时候不太懂,这些日常的唠叨里藏着多少辛酸。

可能是来自于茶乡的缘故,对于茶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情感,也碰到过很多人对它的苦涩嗤之以鼻,而我却对它的味道钟爱有加,即使是平时不常喝,但出门前总会在箱子里放上一包,我爸似乎也有着相同的默契,即使再忙再远,采茶的季节总要回老家买上几大包屯着慢慢喝,直到下一个采茶季,这么多年始终不变。

小时候的思念不像现在这般矫情,似乎只需要用哭就可以解决,我不管看着我哭的人是不是想哭,不管听着我哭的人是不是也在哽咽。直到后来才懂得,哭其实是最不负责任的表达,也渐渐明白了老师教了千百遍的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也不只是让我能够在划着横线的试卷上潇洒的填满空格。

后来长大了,距离越来越远,思恋越来越长,有时候会突然感到害怕,害怕有一天回家依旧是那所老房子,依旧是门前那颗藏满回忆的枣树,却再也听不到奶奶不厌其烦的唠叨,再也喝不到爷爷粗糙的双手泡出来的那杯热茶。时间啊!就是这样,带着你慢慢走,却让你感觉不到周围的变化,猛然一回头,却突然发现,早已物是人非,由春到夏。

“奔三路上,你还怀念青春痘在脸颊上的痒,却不知岁月纹路刻在父母脸上。难忘妈妈豆沙扑鼻香,和面的手已无力将月饼捏成月兔样”做痛心的事情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在,最幸福的事情也比不过我已长大,你仍健康!请你理所当然的接受我的感谢,拖欠八千多天的恩情,请给我机会慢慢偿还。(汉十五分部 李曼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