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苑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艺苑

工地情结

工地,这两个被赋予了太多情绪的字。提到它就马上会想起满是钢筋、水泥、混凝土,铲车、吊车、挖掘机的场景,这场景让人望而止步;提到它就会想起那些住着板房,戴着安全帽,穿着工作服,看着施工图,扛着水准仪,满身尘土的人。许多人对我说,你不属于这里。是的,我也这么认为的。但既然站在这里,就有理由存在,没有无缘无故发生的事。存在即合理。

我和很多工程人一样,提起工地,叫它“鬼地方”,已经分不清是抱怨还是亲切的语气,又爱又恨。爱它,是因为在工地上经历了许多许多,有过开心也有过难过,有过迷惘也有过痛苦。它给予工程人的感情是那么的丰富而复杂。恨它,是因为从内心深处真的受不了刺耳的钻机声,粗俗露骨的语言,没有任何隐私而言的集体宿舍!那种失去隐私和娱乐的生活,毫无尊严。离开工地,这是不知已在多少工程人的心中驻足过的想法了。

记得好多次,我站在滂沱的大雨中,努力听清同事风雨中隐隐约约传过来的话,费劲地在一张被雨水打得半湿的纸上记录着工作内容,我的脚就踩在深深的淤泥之中,每次抬脚迈步都是相当的费力,是,我很脆弱!有几次,都因为举步维艰,累得实在走不动,汗水而止不住地落,挥手擦掉,又落,又擦……。

漂泊的施工生活更像是另一种军旅生涯!喜欢的人会一生坚持,不喜欢的人也可以选择退役,可无论是留下的还是离开的,都逃不掉对工地那段往事的回忆。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但有些精彩,不适合你,有的人注定一生要和工地打交道。很多事,唯有坚持才能看到结果。

上夜班的时候,我往身上套过无数层衣服。保暖内衣,厚毛衣,羽绒背心,羽绒大衣,绿色军用棉大衣。即使穿成这样,在后半夜呼啸的西北风里,仍然冻得发抖。挥着铁家伙的民工冲着我呲牙乐道:“过来,干点活就不冷了。”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工地这个又爱又恨的“鬼地方”了。离不开它,是因为不相信“唯有离开工地,才能看到这世界,才能拥有更多的幸福。”日子久了,习惯了,做的工程多了,成就感也有了。看着工程平地起,从心底为自己骄傲。这是一种情怀,就像老兵不愿退役一样。

        施工这种活艰苦中搀杂着技术,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的下去的。工地,锤炼人的身与心,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。那些工地上的人,经历过工地艰苦的环境,忍受过工地生活赋予的磨练,有着常人难有的毅力与信仰,那是融入血液,刻入骨子的(康 炅)